仅靠已有知识 你不可能走得更远

2017-09-01 08:58

  我很小就明白一个道理:要得到想要的某样东西,最可靠的办法是让自己配得上它。

  我还明白另外一个道理——这个道理可能会让你们想起孔子——获得智慧是一种责任,它不仅仅是为了让你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。人必须终身学习,光靠已有的知识,一个人在生活中走不了多远。

  我不断地看到有些人在生活中越过越好,他们不是最聪明的,甚至不是最勤奋的,但他们是学习机器,他们每天夜里睡觉时都比那天早晨聪明一点点。

  哲学家怀特海说过,只有当人类“发明了发明的方法”之后,人类社会才能快速地发展。人类社会在几百年前才出现了大发展,在那之前,每个世纪的发展几乎等于零。同样的道理,人们只有学习了学习的方法之后才能进步。我非常幸运,在我这漫长的一生中,没有什么比持续学习对我的帮助更大。

  我们必须掌握许多知识,在头脑中形成一个思维框架,在随后的日子里能自动地运用它们。如果能做到这一点,总有一天你们会在不知不觉中意识到:“我已经成为我的同龄人中最有效率的人之一。”相反,如果不努力去实践这种跨科学的方法,你们中的许多最聪明的人只会取得中等成就,甚至生活在阴影中。

  现在让我们来使用一点逆向思考——什么会让我们在生活中失败呢?我们应该避免什么呢?

  有些答案很简单,例如,懒惰和言而无信会让我们在生活中失败,嫉妒、怨憎、和自怜都是灾难性的思想状态,而走极端和偏执则会让人们,常常导致事与愿违。我们还要小心一种被称为“服务偏好”的心理,它也经常导致人们做傻事,例如,透支收入来满足需求。从前有个全世界最著名的作曲家,他才华横溢,可是大部分时间过得非常悲惨,原因之一就是他总是透支他的收入。那位作曲家叫做莫扎特。连莫扎特都无法摆脱这种愚蠢行为的,我们更不应该去尝试它。

  另外一个我认为很重要的道理就是,将“不平等”最大化通常能够收到奇效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?

  大学分校的约翰·伍登曾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篮球教练。他对五个水平较低的球员说:“你们不会得到上场的时间,你们是陪练。”比赛几乎都是那七个水平较高的球员在打,而他们学到了更多——别忘了学习机器的重要性——因为他们独享了所有的比赛时间。在他采用非平等主义的方法时,伍登比从前赢得了更多的比赛。

  我认为生活就像比赛,也充满了竞争,我们要让那些最有能力和最愿意成为学习机器的人发挥最大的作用。如果你们想要获得非常高的成就,你们就必须成为那样的人。你们不希望在50个轮流做手术的医生中抓阄抽一个来给你们的孩子做脑外科手术;你们不希望飞机是被平庸而非更有才华的人设计出来的;你们也不希望管理你们财富的投资公司是没有专业水准的;你们想要让最好的球员打很长时间的比赛。

  我经常讲一个有关马克斯·普朗克的笑话。普朗克获得诺贝尔之后,到各地,每次讲的内容大同小异,都是关于新的量子物理理论的。时间一久,他的司机记住了的内容,司机说:“普朗克教授,我们老这样也挺无聊的,不如这样吧,到慕尼黑让我来讲,你戴着我的司机帽子坐在前排,你说呢?”普朗克说:“好啊。”

  于是司机,就量子物理发表了一通长篇大论。后来有个物理学教授站起来,提了一个非常难的问题。者说:“哇,我真没想到,我会在慕尼黑这么先进的城市遇到这么简单的问题。我想请我的司机来回答。”

  我讲这个故事呢,并不是为了表扬主角很机敏。我认为这个世界的知识可以分为两种:一种是普朗克知识,它属于那种真正懂的人,他们付出了努力,他们拥有那种能力。

  另外一种是司机知识,他们掌握了鹦鹉学舌的技巧;他们可能有漂亮的头发;他们的声音通常很动听;他们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,但其实他们拥有的是伪装成真实知识的司机知识。

  然而,光有才华仍然不够,人们在生活中可能会遭到沉重的、不公平的打击,有些人能挺过去,有些人不能。我认为爱比克泰德(古罗马哲学家)的态度能够引导人们作出正确的反应。他认为生活中的每一次不幸,无论多么倒霉,都是一个锻炼的机会。人们不应该在自怜中沉沦,而是应该利用每次打击来提高。

  他的观点常正确的,影响了最优秀的罗马帝国马库斯·奥勒留,以及随后许多个世纪里许许多多其他的人。

  我的爷爷芒格曾是他所在城市唯一的联邦,他担任这个职位长达40年之久。我很他。我认为自己有责任接过火炬,传达他的价值观。他的价值观之一是,节俭是责任的仆人。

  芒格爷爷担任联邦的时候,联邦的遗孀是得不到抚恤金的。所以如果他赚了钱不存起来,我奶奶将会变成一个凄凉的寡妇。除此之外,家有余资也能让他更好地服务别人。由于他是这样的人,所以他终生量入为出,给他的遗孀留下了一个舒适的生活。

  但这并非是他节俭的全部功效。我爷爷尚在的时候——那是1930年代的事情了——我叔叔的小银行倒闭了,如果没有外力的帮助,将无法重新开业。我爷爷用他的优质资产的三分之一去交换那家银行的劣质资产,从而了它。我一直记得这件事情。这件事情让我想起豪斯曼(英国古典文学学者)的一首短诗,那首诗好像是这样的:

  你们很可能会说:“谁会在生活中整天期待麻烦的到来啊?”其实我就是这样的。在这漫长的一生中,我一直都在期待麻烦的到来,并准备好如何对付它。

  好啦,讲这么多已经够啦,但愿这些老人的废话对你们来说有用。最后,我想用《天历程》中那位真理剑客年老之后唯一可能说出的话来结束这次:“我的剑传给能挥舞它的人。”

  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是你就60秒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