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报》:我愿和生活唱反调

2017-10-11 08:22

  日报已经65岁了,比我父亲还要年长。作为一个听着转型度过大学时光的新闻系毕业生,作为一众新兴的重度使用者,我之所以选择了这家“父辈级”的单位,一方面于报人的匠心,在这里接受专业的新闻训练;一方面雀跃于的转型,希望在这场融合变革中一展身手。

  果然,我没有失望。从业两年多来,但凡场上的热门事件,我们几乎都不曾缺席。要说印象最深刻的一次,当属今年7月底驳论微信热文《,有2000万人在生活》。因为那是一场各方面紧密配合的攻坚战,实现了“报网微端”多个平台的联动,还吸引了不少“自来水”纷纷求开“白名单”转载。

  记得那是个星期一的下午,同事转来这篇网帖。对于文中描述的某些生活经历,我们都能感同,但也明显感觉文章逻辑不严、夸大其词。作为当班的新编辑,我刚好要找星期二的选题,想着不妨就它了。

  正琢磨着,总编辑突然来信儿:眼见此文流传甚广,星期三刊出的评论版《七日谈》上,咱们来上一篇,驳一驳这耸人听闻的“生活”。那谁来领下这个艰巨的任务?部门主任毛颖颖看了一圈,最后目光落在我这儿。

  自打提出融合以来,和新联动已是稀松平常。就评论部来说,统筹着微信号“”与评论版《七日谈》。为追求时效,我们往往会在“”上先发声,网络版文章经过深度加工,再见报于《七日谈》,实现同题不同样式的多点。我这边正准备开动,“长安街知事”又来消息,希望来一次的联动,各级领导和同事们都在等着我这篇反驳文。

  听罢,我瞬间“压力山大”。在网上要反驳别人,那文章就得观点鲜明、文字活泼,、付诸感情。这着实是个不好写的稿子。

  但我有自己的方法,那就是调动起代入感。其实我和那位作者一样,同是北漂一族,同样挤地铁、租房子,不想跨越去,时而怀念家乡的小确幸。但我觉得,都是自己选的,既然出发了,就别这山望着那山高。更重要的是,不能轻易用自己的论断为别人代言,以自己的不满否定整个城市发展。

  凌晨2点,我终于把初稿交给毛颖颖主任。早上5点,这位超人般的女将在带娃之余给我改了稿。我一看,果然“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没有”。早上6点,“长安街知事”的吴迪落地出差的,一到酒店就先开电脑,把更多新思维注入稿子。紧接着,稿子又传给副总编审定,与之同时,摄影部开始全力搭配京城美图,新部的小编开始了精美制作。临近中午,“”与“日报”“长安街知事”“京呈”等一众微信号同步推送了这篇《认真生活,这里就是我爱的!》。

  1万,2万,3万……阅读量在猛涨,但我还顾不上高兴,因为《七日谈》版面的稿子还等着我。

  这就是融合背景下,评论部的工作日常。或许在一些人的印象里,党报评论部里一定是群古板的“老干部”,每天喝着茶水、端着。但实际上,我们早已再出发,这里不仅有一个活力满满的青年团队,更有一份永远鲜活的新闻初心。

 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到来之际,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别梳理那些军队,看看除了大家熟知的《解放军报》外,军队还有哪些?

  2017上半年的电影市场延续了去年以来高位稳定、低速增长的总体态势,票房表现总体低于预期,进口片成票房主力。上半年电影市场表现虽然增长乏力,但真正的观影需求开始浮出水面。